清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清流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福建警八团和边防二十三团解放初期剿匪反特和海防斗争的峥嵘历程
  • 2015-01-14 来源:清流县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张 鸣 郑鹤培
  •   警八团的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军区警备第八团。这是一支以闽粤赣边纵七支队的15、17团为主组建的福建人民自己的队伍,指战员多为粤东、闽西的子弟。部队成立以来,担负并圆满完成了剿匪反霸、土改等建国初期重要的历史任务,确保了闽西社会的稳定和人民生活的安宁;随后部队番号改为公安边防23团并守卫海防,保卫我国东海前线国防的安全。
      下面记叙几个片断情况。
      一、警备团的成立及驻守上杭和武平
      1949年10月上旬,闽粤赣边纵部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龙岩军分区(亦称第八军分区)警备团,团长游梅耀、政委陈扬。全团三个营,原边纵15、17团分别改编为第二、三营;野战军调来两个连,起义的闽西义勇军等组成一个连,合编为第一营。警备团的每个指战员,左臂上都戴着“警备”两字的臂章。
      新中国成立之初,大陆残留着国民党潜伏下来的大量匪特,清剿这些残匪是当时的重要任务。福建面对台湾,是东海国防最前线,对敌斗争的形势尤为严峻。形势的需要,警备团成立不久,即奉命进驻上杭和武平,在两地剿匪反霸。
      当时,上杭是刚解放的新区,武平则尚待解放,对敌斗争的形势较复杂。为确保两个县城的安全和安定民心,部队一度在上杭、武平之间来回调动,即每到傍晚从上杭开出到武平,次日一早又从武平返回上杭,以示部队多,彰显我兵力。新的解放区和未解放的县,群众对我党我军的认识不足,思想存在诸多顾虑,尤怕遭匪特迫害。因此部队在摸匪情、歼匪特的同时,很注重宣传发动群众,深入城乡做群众工作,使他们提高觉悟,支持和配合解放军清剿匪特。在政治宣传方面,团政治处的同志很敬业,经常带一批人上街宣传,在墟期作演讲,利用墙报、壁画等宣传我军剿匪的政策,发挥很大作用,收到极佳效果。
      武平于1949年10月17日解放。解放之前,驻守在县城的国民党杨耿营大部分被我四野部队从江西进入而消灭,然而一些散兵游勇上山为匪,与当地原有土匪一起祸害百姓,因此刚解放时武平土匪较多,特别是武北地区,匪祸尤甚。最出名的是潘美庆,他是当地土霸,枪支多,势力大,作恶多端,并还享有“初夜权”(即谁家聚媳妇,新娘第一夜要跟他同床),民愤极大,是全县也是全区重点匪首之一。此外,武平解放不久的一天晚上约八九点钟,一股土匪乘我军大部队进山剿匪县城较空虚之机,前来偷袭县委,他们枪声大作,喊声阵阵,狂叫要活捉首任县委书记兼县长的饶奕昌(即饶练同志)。饶书记当时留守县城,他临危不惧,果断地指挥警卫班反击,并一枪击毙土匪头子,后土匪当即溃退了。这一事例,也体现了当时武平土匪的疯狂性。
      面对严峻情况,部队在上杭、武平两地清剿匪特过程中,既在重要地段设防布岗,更在深山密林中巡逻、伏击。经过近10个月的驻剿,除潘匪一股外,其余股匪和散匪基本被肃清,确保了上杭、武平社会安定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之后,上级从野战部队调来29军87师的259团(团长阮文炳、政委李峰),我们警备团移防连城。
      二、进驻连城剿匪反霸和开展土改工作
      1950年6月,部队从武平经上杭到达连城朋口,在此驻剿土匪。
      当年,连城土匪多是有名的,且相当猖獗。一次,我部熊宇尧连长带领六连从漳平赤水剿匪回来,进入连城境内的上高乐时,遭土匪伏击,牺牲6名战士。又一次,部队一个班护送军分区文工团去长汀,路过松毛岭时遭土匪伏击,班长张帆和另一战士中弹身亡。此外,当时的连城县大队多为起义人员组成,更主要的是领导不纯,暗中与土匪内外勾结。1950年8月初,混入充任二中队队长的项文俊,率队叛变,当场枪杀我派进县大队任连、排骨干的闽西武装工作人员4名。随后,朋口区中队又相继叛变上山为匪,还嚣张到要攻打连城县委、县政府。9月中旬,叛匪项文俊探到我部游团长赴龙岩军分区开会,罗副团长率部分兵力到宣和曹坊等地剿匪,朋口仅留下团直机关和少数部队,便纠集朋口、莒溪、璧州一带的土匪围攻朋口我团部。当日清晨,土匪占领河北面的山头,放枪叫喊,威吓我们,还散发“消灭警八团”的传单。不多久,罗铭副团长获悉后及时赶回布置战斗。游团长也于凌晨4点赶回朋口。当日拂晓,土匪放枪嚎叫,我军当即步枪、机枪、迫击炮等一齐开火,刹那间枪声、炮声和冲杀声响彻原野。土匪见势不妙,半小时后丢下七、八具尸体狼狈而逃。此外,我们团部政治处住在朋口一座方形土楼里,该楼主傅兰生,曾是民团头子,为了稳住形势和改造旧政权,傅被安排到福州学习,回来后任朋口区副区长,可他贼心不改,仍与土匪有联系,进行破坏,后在镇压一批匪特时被镇压了。
      根据当时连城匪情的严重、复杂,部队重点在莒溪、璧州、铁山罗地等重要地段清剿、伏击。在大山深处伏击经常没吃没喝的,战士们仍斗志昂扬。四连连长于光顺在伏击时因口喝难忍,竞以自己的尿当水喝。在清剿匪特的同时,部队还运用多种形式做群众的宣传工作,激发群众觉悟,从而配合部队清剿匪特。这样,在军民协力奋战下,经过几个月驻剿,连城的几股散匪基本被剿灭了。其间,五、六连在姑田围剿匪首华仰侨时,因控制其家属,断绝他的粮食、盐巴和大烟,逼得他单枪匹马流窜赖源黄地一带,后摔死在崖下。
      1950年4月,台湾国民党当局派遣其国防部三厅参谋主任、少将李森化名唐宗(后升为中将),率领80多人在闽粤沿海偷渡登陆,经广东和江西,网罗潜伏匪特,潜入闽西,在连城清风山设立“中国人民自由军闽粤赣边总司令部”,唐宗任“总司令”,将闽粤赣三省各路土匪统一编成37个纵队,纵队下设联队、支队、大队、中队,以清风山为基地,为非作歹,十分猖獗,祸害无穷。1950年9月11日晚和17日凌晨,匪第1纵队和第36纵队共三、四百人,乘连城县召开人民代表会期间,两次攻打县城,幸赖我方有所准备,县长马力亲自指挥战斗,把敌人的进攻击溃。
      唐宗匪帮人多势众,靠我们警备团力量要消灭他们有难度。1950年10月,福建省委和福建军区从厦门调来野战军第29军85师的253团来驻剿,警备团配合。终于,经一个多月,在我军严密包围追剿和民兵的配合下,消灭了在人民战争中陷入穷途末路的这股土匪,匪首唐宗也于12月5日凌晨2时企图趁黑摸出包围圈而被我253团八班战刘乃金活捉,后押解到军区,于1951年4月30日在福州处决。
      在这段时间的剿匪反霸战斗中,我们团配合253团在连城境内共歼灭匪特2034名。
    在连城剿匪时,我们部队还担负土改任务,我团和253团都是连城土改的主力军。同时,有“革大”干部配合,和我们并肩作战,一起投入土改。当时,战士们一面持枪站岗放哨,清剿残匪;一面深入群众,宣传土改政策,评定家庭成份和分配田地等,工作非常认真,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三、在长汀境内清剿匪特与土改
      1951年4月,警备团奉命进军长汀,驻扎在河田。这时,部队补充了一批土改后新入伍的闽西热血青年。其中,永定县新参军的同志,编入警备团的二营六连,3月下旬的一天踏上征程,全连120多位官兵从永定县城出发,经湖雷、坎市、古田、新泉、朋口等,最后到达终点长汀河田,共行军七天(全是步行),行程200多公里。抵达河田后,二营为新六连举行了欢迎大会。全营六百多官兵聚集在中心广场,其间“我是一个兵”等歌声此起彼落响彻云霄,体现我军“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感人场面。欢迎会上,有领导讲话,也有新兵“谈感想、表决心”。这次的长途行军和欢迎大会,使新兵受到一次很好的锻炼、考验和鼓舞,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涨。
      兵员补充后,部队当即投入清剿匪特、保卫土改的斗争。根据敌情变化,部队先后来回于河田、刘源、吴家坊、朱坊一带。六连先驻湖岭、童坊,任务是保卫土改顺利进行,其间二排在童坊的一个祠堂里看守关押的地主、恶霸、土匪等一般犯人和在碉堡里关押的死刑犯。七、八天后,看守任务移交给区中队,六连各排移驻李家坊、杨屋坑和内外张坑等山村清剿匪特。
    这段时间,全团以班排为单位,坚持“村自为战”,在深山密林中设立岗哨和日搜夜伏,布下剿匪的天罗地网。夜间打伏击,一般3~5人编成一个战斗小组,按预选的伏击点(有的在山溪道旁,有的在要道交汇点,有的在茅寮、荒屋附近)伏击,坚持到深夜或黎明;伏击时自己不能有半点暴露,要不怕蚊虫叮咬,遇见野猪等也不能打,而一旦发现土匪的行踪和动静,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制伏或击毙。这种战术,对于消灭闽赣边多股匪帮取得很好效果。日间的搜山,既要在深山老林中查找疑点,还要眼观耳听周边动静,及时发现和处理敌情,这也往往迫得匪特无处藏匿,发挥了显著作用。在深山老林搜索,许多战士手脚被划破,脖子上也被掉下的毒虫沾着而溃烂,但为了剿匪的胜利,大家毫无怨言,士气一直高涨。特别是部队里官兵一致,亲密无间,同甘共苦,有“吃苦在先,享受在后,冲锋在前,退却在后”的精神风貌,这是完成剿匪任务的重要保证。在紧张的剿匪反霸中,部队还举行过几场大型演出,对活跃部队文化生活,加强军民鱼水关系也发挥了重大作用。
      警备团的全体指战员风餐露宿,顶烈日冒严寒,日搜索夜伏击,那里有匪情就追剿到那里,村子里的民兵也组织起来参加剿匪,剿匪声势大震。这样,在阮文炳率259团于当年1月转战长汀肃清4000余土匪的同时,我部又消灭了潜藏在福建、江西交界大山里的几股顽匪,并先后击毙匪“第35纵队司令”吴锦林和匪支队长涂金标等。其中,吴锦林这股土匪是我部五、六连在宣和曹坊一带时消灭的。具体过程是:一天,吴匪带十几个匪徒从城溪西侧的山林中窜出来,走到一山坑边遇见一妇女迫其搞粮食,该妇女因夫通匪被我关押,为立功释夫就满口答应,待回到村后立即向我军报告,我部罗副团长迅速带领通讯班和六连上山围剿,经短暂激战,除二名匪徒被我活捉外,匪首吴锦林和其他匪徒均被当场击毙。涂金标是在刘源被一营三连班长郑子民击毙的。当时,涂匪趁黑夜下山弄吃的,他一出现即被在附近埋伏的我部郑班长发现并举枪瞄准,但涂匪也发现了他并开枪,由此击毙涂匪的同时郑班长也光荣牺牲。剿匪战役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当地民众和全团官兵。
      这期间,部队还抽出一批文教如张广业、张楠、吴翕斌等在宣和区搞建政和土改等工作,确保了剿匪和建政、土改任务的胜利完成。
      四、挥师会昌追剿顽匪
      1951年8月,河田宣和一带剿匪取得决定性胜利后,部队在长汀濯田作暂短休整。之后,奉命追剿另一股顽匪,即作恶多端的武平大匪霸潘美庆。这股顽匪,当时已逃串到闽西长汀与江西会昌交界的深山里,凭借省际边陲的山村继续肆意危害人民。匪首潘美庆,国民党时有“山大王”、“小王国”之称;目前这股土匪仍有30多人,每个人都有长短枪,装备较精良,手段残忍,民众人心惶惶。
      我部六连经过几天急行军,进入会昌边境,驻扎在离长汀约30公里十分偏僻的田心村。刚到村庄,老百姓因遭土匪的恫吓与劫难顾虑较大,许多人闩门闭户躲开我军。面对此情,我们在密布岗哨、严监匪特的同时,大张旗鼓地开展群众工作,向群众表明来意,宣传解释我军的剿匪政策与决心等。经过一段时间挨家逐户的谈心解释和大会宣传,群众发动起来了,部队深得民心;组织起来的民兵还配合我军的“剿潘”活动,出现了一派军民鱼水情深的动人景象。
      在闽赣边境两个多月的追剿中,部队仍坚持“村自为战”,在群众的支持配合下,严密封锁、搜索各大山及要道,并捣废了潘匪巢穴“流郎寨”。不久,在人民战争的海洋中,潘匪部落成员一部分被击毙,一部分被瓦解,剩下的只有七、八个顽匪。至10月15日捷报传来,负隅顽抗的潘匪终于在长汀与江西边境的一个小山村——长汀四都汤屋村被击毙。击毙潘匪时有个“祖孙周旋,智递情报”的动人细节,即当地一群众被潘匪监押后暗示其11岁的孙子从狗洞逃出报告民兵,民兵报告区中队,区中队报告我部四连的一个排,从而我军及时赶到,在威震声中击毙潘匪,其兄潘美槐和其老婆被生俘,其余顽匪也缴械投降。至此,闽西剿匪取得了全面的伟大胜利!
      五、进军英雄三岛守备海防
      部队在剿匪反霸取得胜利后,经历了整军、提高素质的几个历程:一是1951年10月进驻长汀县城,开展“三反”“五反”运动;二是1952年6月南下龙岩整编,各县县大队编入,番号改为“福建军区警备第八团”;三是同年7月,部队开赴永安,任务是学文化,口号叫“向文化大进军”,同时,各营增设一个机炮连,配有重机枪、八二炮等重武器;四是同年冬调防驻建瓯、古田,开展“坚守海防”和“防空降敌特”等教育与训练;经历整训,部队的政治军事素质得到新的提高,战斗力极大增强,为未来执行新任务打下良好基础。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国际形势比较紧张。尤其台湾的蒋介石,为配合美国的侵朝战争,于1952年12月拟从台湾、金门调动一个军的兵力进攻福建岛屿和攻占几个县域,台海形势更趋紧张。毛泽东主席当即起草文件,发出“加强防备,粉碎国民党军对福建沿海的进攻”的指示,并要求叶飞上将专抓军事,全神贯注于对敌作战。战备需要,部队奉命调往海岛驻守。同时,番号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边防23团”,代号为3477部队,团长是杨俊英,政委是张庆云,其他指战员无变动。这年3月12日移防开始,部队从各驻地云集南平,乘船至福州,在乌龙江前停下,为了安全天黑后过江乘汽车直达南安莲河(现为厦门市翔安区管辖)。第二天召开全团排以上干部会议,由原驻岛部队代表介绍敌情、民情,进行换防事宜交接;两天后,部队乘水兵师的机帆船于夜间渡海进驻大嶝岛。团部和二、三营驻大嶝,一营驻小嶝和角屿岛。
      大嶝、小嶝、角屿时称“英雄三岛”。它是大陆面对金门最近的岛屿,是海防最前线。角屿岛无居民,我军驻一个连,养了只军犬,每夜跟随战士出勤巡逻;岛上安装一个大喇叭,定期或不定期向国民党军开展宣传,效果极佳。大嶝岛的最前沿是129高地,团部的观察哨就设在那里。在哨所用50倍的望远镜观察,金门国民党军的飞机、军舰、坦克等一切都尽收眼底。小嶝有一支英姿飒爽的女民兵,与部队配合守岛很有成绩,其中洪秀枞、洪顺利是全国民兵英雄,洪秀枞出席过全国民兵英雄表彰大会,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当年,蒋介石疯狂叫嚣“反攻大陆”,台湾时有炮弹打过来和派小股敌特来侦察、偷袭。我部登岛后,立即进入紧急战备状态。为了反空降、反偷袭和防匪敌破坏,在海岸一线密布岗哨,日夜巡逻,监视敌情;打坑道挖战壕,加强阵地工事建设;强化军训,提高边防守备本领。同时注重群众工作,提高军民联防联守水平,还帮洪秀枞的民兵开展军训及共同巡视海疆。
      1953年7月15日黄昏,国民党二级陆军上将、金门“防卫司令”胡琏,率13艘舰艇、30多艘机帆船离岛出击,先向南进发随即就掉头往北向我大陆而来。我部接到上级命令后立即进阵地作好战斗准备,团指挥部也进入129高地指挥作战。直到快天亮时,战斗已在东山岛打响,我们才解除战备,返回营地。这次战斗虽不在我防区,对部队也是一次很重要的演练,检阅了部队的战斗力。
    驻岛期间,在全体指战员威严守备和岛上民兵、群众积极配合下,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固守了国防,确保了祖国海防前线的安全。一些渔民出海打鱼时,把宣传品放进鱼肚里,国民党兵把鱼买去或劫去后,受到教育渡海前来投诚者也时有发生。在海防战备中,许多同志立功受奖及光荣入党,解放军总政文工团也来岛进行慰问演出。
      六、移驻霞浦、连江卫边防
      部队在大、小嶝和角屿三岛驻守了近9个月,接到换防命令。1953年12月5日调防到霞浦,团直机关驻县城,一营驻三沙一带,三营驻东冲半岛的长春等地;二营驻长乐金峰、梅花等地。霞浦县的东南是国民党军占领的马祖岛、浮鹰岛等。部队一边执勤,确保防区安宁,一边拉练,经常天未亮即背上背包往海边急行军,提高战斗力。此外,加强社会调查,摸清情况,坚持与群众联防联治。海边的小渔港大京,渔民出海打鱼频繁,却随时都要防止敌特的骚扰和破坏活动,我驻守该地的侦察班通过发动群众配合地方政府组建民兵和军民武装巡逻保卫渔村,从而严打敌特,确保了群众生产生活的安全。在霞浦时,中央慰问团来慰问,给全体指战员每人发一颗纪念章、一只搪瓷口杯、一本笔记本和一支钢笔,指战员受到极大鼓舞。
      1954年8月,部队奉命移防连江,驻黄岐半岛,二营也从长乐调到黄歧。部队番号为公安13师边防23团,师部在马尾。黄岐半岛面对是敌占岛屿马祖列岛。马祖列岛从南往北为南竿塘、北竿塘和高登等,其中高登离黄岐镇最近。当时,敌我对峙,双方时有零星炮击,国民党的舰艇常在东南海面活动,空中也常有飞机声,对敌斗争的形势较严峻。我部进驻后,一边打坑道、修工事,坚固阵地,一边日夜巡逻、监视,及时打击敌特“反攻大陆”阴谋和破坏活动。在我军监视打击下,敌特不敢再嚣张,紧张形势逐渐解除。后来,上级调来一个高炮营,打击敌特的力量进一步增强。一次敌人“水鬼”前来赤澳偷袭,遭我抗击后逃跑,我方用三七高炮往下打,拦住敌人退路,结果这帮水鬼被我军抓获(后把他们押送军区)。团里还组织“对敌斗争”工作小组,配合当地公安部门,开展对敌斗争,主要利用海漂、空漂等形式开展对敌宣传,让敌军士兵见后,勾起思乡厌战情绪和产生逃跑、投诚念头,起了很好的作用,有的则已实现了弃暗投明的愿望。
      黄岐半岛也是国防最前线。1954年12月,浙江一江山岛解放,严重威胁敌占的大陈岛,次年初驻守的国民党部队即从大陈岛撤退。这期间,我军准备解放马祖,黄岐半岛增驻了航空兵,团部电台可直通国防部,时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皮定钧和国防部长彭德怀都先后来过黄岐前线视察和检查指导工作。以后,虽未解放马祖,但足可看到黄岐前线区位的重要性,这也增强了我团固守黄岐半岛的决心。
      1955年随着国家兵役法的实施,解放初期入伍的志愿兵开始分批逐步复员;到1958年春,老兵和超龄的军官则全部复员和转业地方。我们就在这“最后时刻”告别军营,离开部队,警八团和边防23团的史迹只能写到这里。目前,虽然已过去60多年,原警八团健在的老同志也已是80岁上下的人了,然而当年走遍崇山峻岭和万里海疆的战斗生活与部队的峥嵘史迹,大家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永留心中。上述几个片断,就是依据一些战友的亲身经历和共同回忆整理的。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