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宁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建宁 > 党史人物 > 正文
  • 余永富(1896—1934)
  • 2016-12-30 来源: 作者:
  • 余永富,建宁县里心余家人。1931年5月参加革命,里心区苏维埃政府主席,1934年6月被捕牺牲。

    余永富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15岁时在里心街给人做短工。因身体瘦小,打短工糊口都有困难,后拜里心街“同乐班”宜黄戏艺人黄金鹿为师学戏。因勤奋学艺,较快掌握了全套锣鼓经,能司鼓锣铙钹,能弹拉吹奏多各乐器。黄金鹿去世后,余永富因能指挥后台乐器,又有较强的组织能力,被推举为“同乐班”班主,经常带戏班到县内及邻近的江西省广昌、南丰等县乡村演出。一次,余带戏班到广昌县白水寨演出,当地地痞流氓借口唱错戏文,不但不给戏钱,还扣押了全套戏箱。后几经周折,花钱请里心民团帮忙,才要回戏箱。当时艺人被视为“下九流”,社会地位低下,余身无家财,32岁才入赘到里心下街的江家。

    1931年5月底,红军从广昌打到建宁,余永富在里心投身革命,参加打土豪分田地,还带戏班承担宣传工作。不会作曲,就以《卖纱线》、《打骨牌》等民间小调填写新词,还自编了《送鞋记》、《送郎当红军》等剧目。7月,红军撤离里心前夕,戏班编了一首“土豪劣绅莫乱猜,红军不是不敢来。叫你老婆多做鞋,红军十月又会来”的童谣,警告土豪劣绅不要为非作歹。不久,余永富带戏班随红军撤离,到江西省广昌、宁都、瑞金、石城等县演出。红军撤离后,国民党保卫团到处捉拿苏区干部和革命群众,余永富家被抄封,其妻子儿女被关押。保安团对余妻樊翠娇用刑,并扬言要杀她全家。余妻被迫卖掉两个女儿,拿钱“赎罪”,母子二人才被释放,却又不准他们回家,只准住进庙里。

    1932年10月,红军再次解放建宁,在里心成立苏维埃政府。余永富随红军回到家乡里心,任区苏维埃政府肃反委员。他带领红军和赤卫队员,打击地主恶霸、围剿反动武装、刷写标语开展革命宣传、动员青壮年参加红军。处决了黄小水鸡、黄光东、黄道宏、黄学海4名恶霸,击毙了保卫团匪首秦桂茂,并把他们的财产分给贫苦农民。动员了江太龙、余小火生、吴友才、江锡明、阮学风等几十名青年参加红军。

    1933年6月,里心区普选,余永富当选为区苏维埃政府主席。随后,里心区开展“查田运动”,余永富兼任查田委员会主任,全区查出漏划地主富农10余人、隐瞒田产400多担,还查出混进革命队伍、担任芦田乡苏主席的反动“大刀会”骨干分子1人。8月,闽赣省军区决定在里心组建中国工农红军里心独立团,余永富积极配合省军区工作队,号召青年参军,将各乡游击队、少先队以连为建制编入独立团。不久,里心独立团编为红七军团第十九师五十七团。

    1934年5月间,第五次反“围剿”失利 ,国民党军攻占里心,成立区公所。余永富服从组织安排,未随红军转移,率领游击队留在闽赣边界的丛山密林中坚持斗争。6月,余永富在里心麓山的古木溪被保卫团捉俘,被押送到驻里心区西麓峰的国民党第十师某旅旅部拷打审讯,坚贞不屈。里心群众推举余永贵、余帮龙、黄谓于、黄森贵、江发宝、江国际等10余人代表乡民,到西麓峰旅部联名具书求保。敌马旅长见余永富是条硬汉,又有乡民出面保释,遂有允许保释之意。消息传出后,伪区公所和保卫团头目唆使几名曾被苏维埃政府镇压的反动豪绅的家属,到西麓峰旅部滚堂哭喊,非杀余不可。马旅长只得以“杀人偿命”为名,判处余永富死刑。6月18日上午,余永富被杀害于麓山下玉皇楼合坵广场。临刑时,余永富昂头挺胸,慷慨赴死,面对前来为他送行的乡亲们,高唱《送郎当红军》,高喊 “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我死不要紧,红军一定会回来的!”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