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宁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建宁 > 党史人物 > 正文
  • 李庆保(1894—1934)
  • 2016-12-30 来源: 作者:
  • 李庆保,建宁县溪口镇桐源村寒婆岭人。1932年10月参加革命,以乡村理发师身份开展秘密情报工作,1934年5月执行任务时被害。

    李庆保矮小驼背,以理发为业,妻子务农,生有一子。子又患鸡胸,随父理发。父子被人称为“老弓师”、“小弓师”。

    1932年10月,工农红军第二次解放建宁,建立各级苏维埃政府,打土豪分田地,劳苦人民翻身作主人。李庆保家分得了土地,生活渐渐好起来。红军指战员对李庆保非常尊敬,开口闭口都喊李师傅、小李师傅,不像国民党兵开口闭口就骂李驼子,甚至剃头不给钱,还打他。通过对比,李庆保参加了革命,以职业为掩护做情报工作。

    1934年春,第五次反“围剿”形势日益严峻。5月,第五次反“围剿”战斗在建宁紧张地进行着,国民党军周浑元部从江西黎川打进建宁县东北的安寅区,占领了桐源、马源及其以北的大部地区。一天,红军首长请李庆保送一份紧急情报到邻近的安寅区苏维埃政府。当时的桐源属安寅区。

    安寅距寒婆岭约6公里,路程虽不太远,但必须通过敌人设在桐源桥的封锁线。李庆保经过深思熟虑后,将紧急情报藏在磨剃头刀的掌刀布夹层内,交待儿子“不管路上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要作声,由我来应付。你见机行事,提着剃头箱混过去。一定要将信送到安寅区,绝不能耽误大事”,带着儿子和理发箱出发报告任务。

    他们行至桐源桥榨油坊路口,被敌人岗哨带到油榨坊房内严格盘查搜身。哨兵未发现可疑之处,正要放行,突然冒出几个保卫团团丁,认定李是红军密探,说李去理发是假,帮红军送信是真,并把李捆绑起来审讯。李一口咬定是去安寅剃“包头”(当地农民以谷子为资,将全家人整年的头包给理发匠剃,由理发匠上六门理发)。团丁见他顶嘴,就把他悬梁腾吊起来,又派人去桐源街上叫来群众质证。群众都说“我们只知道他是剃头的,像他这样的驼背佬,红军会要他?”

    团丁们恼羞成怒,扬言要当大家的面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并拉动榨油的撞槌用力撞击向李庆保的驼背峰。李顿时被撞得眼冒金花,象秋千似的荡来荡去,但仍闭口不招。团丁又把李放下按在地上,搬来磨油菜籽的石砻盘压在李庆保的背上,还让一个团丁站到砻上加压,叫器到:“你招还不招?不招就将你的驼背压直,压不直就压死你!”

    李庆保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仍忍痛不语。站在石砻上的团丁不小心从石砻盘跌下来,气急败坏地搬来了10几个菜箍饼往石砻盘上加码。李庆保被得口吐鲜血,昏厥过去。团丁卸下菜箍饼、石砻盘后,又用冷水泼浇。李庆保醒过来后怒目以对,仍不松口。团丁见李刚强不屈,又抱来破棉絮,撕下一块用毛竹夹住,往油桶里蘸油点燃,向被扒去衣服、已奄奄一息的李庆保身上烧去。李被烧得在地上翻滚起来,但仍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小李见状,痛哭挣开团丁扑向父亲。李庆保用力推开儿子,喝道:“还不快走!”喝醒了儿子。团丁们也连声喊 “滚!”

    小李趁机收拾起被敌人丢散在地上的理发工具和那块掌刀布,哭着走了。李庆保继续忍受折磨,始终没有半字口供,最后被团丁裹在棉絮中,浇上油活活烧死。小李按照父亲事先的交代,及时把情报送到了安寅。红军和安寅区苏维埃政府得到情报后,立即转移,避免了损失。小李也跟随转移,此后下落不明。

    1979年建宁县开展革命烈士普查,确认李庆保为革命烈士。其子随红军转移后下落不明,定为失踪军人。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