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宁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建宁 > 党史人物 > 正文
  • 余泽鸿(1903.2—1935.12)
  • 2016-12-30 来源: 作者:
  • 余泽鸿,原名余世恩,字因心,笔晓野,化名张顺如,四川省长宁县梅硐乡人,出生于一个封建家庭。小时念过私塾,1917年由叔父余春凯带到长宁县城高等小学堂读书。余春凯是长宁县教育界名流,思想进步、倾向革命。在余春凯影响下,余泽鸿在青少年时期养成了正直刚强、疾恶如仇、不畏强暴、反对封建礼教、同情关心贫苦百姓的思想品格。

    1921年,余泽鸿考入泸州川南联合县立师范学校读书。在时任校长、早期共产主义革命活动家恽代英的影响和教育指导下,阅读了许多革命书籍,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主张。1922年5月,由恽代英介绍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参与组建了泸州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同年夏秋,泸州反动当局借故撤换恽代英校长职务并将其逮捕,余泽鸿组织开展抗议和营救活动,取得胜利,被同学们誉为 “团中旗手,班里豪雄”。

    1923年春,余泽鸿随恽代英离开泸州,经重庆到成都,在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读书。同年夏,又随恽代英到上海,考入上海大学社会系学习,并担任社会主义青年团上海大学特支书记。1924年秋,余泽鸿代表上海大学四川学生会,出席松泸四川学生代表会,被选为领导人之一。1925年春在上海大学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五卅”运动爆发后,参与上海地区的组织领导活动,担任上海学生联合会党团书记、上海工商学联合会委员。“五卅”运动后,余泽鸿又参与领导了与破坏国共合作、排共反共的国民党右派的斗争,并在1926年6月18日被选为中共上海区委候补委员和上海学生运动委员会主任。1926年9月5日,英帝国主义军舰炮击四川万县县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打死打伤数千无辜居民的“九•五”惨案。余泽鸿立即组织上海学生和民众示威游行,并组织成立“四川旅沪各团体万案后援会”,声援万县人民的反帝斗争,余泽鸿等20余名“万案后援会”成员被孙传芳反动当局逮捕。不久,孙传芳因在与北伐军的作战中失利,慑于全国人民的压力和对北伐军的恐惧,被迫将余泽鸿等释放出狱。余泽鸿出狱后,继续担任上海学生运动委员会主任并主持上海学生联合会工作,组织学生和民众开展反帝反封建反军阀和反对国民党右派的斗争,配合上海工人武装起义和北伐军北伐。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上海大学被抄封,余泽鸿转入秘密斗争。同年5月,离开上海赴武汉担任中共湖北省委秘书长。党有八七会议后,又调回上海任中共中央组织部秘书。1928年初,余泽鸿与上海大学同学、上海妇运领导人吴静焘结婚。1929年任中共中央秘书长,1930年6月又调天津任中共北方局宣传部长,不久又回到上海党中央机关。

    1931年夏,中央决定调余泽鸿、吴静焘到中央苏区工作。同年秋,余泽鸿、吴静焘进入中央苏区,先在苏区中央局工作,余泽鸿任苏区中央局秘书长。1932年春,余泽鸿、吴静焘调宁都中心县委工作,余泽鸿任中心县委书记,吴静焘任妇女部长。不久,两人又同调任南(丰)广(昌)中心县委,余泽鸿任中心县委书记。

    1932年10月,红一方面军恢复建宁、黎川、泰宁苏区,成立中共建宁县委,余泽鸿兼任建宁县委书记,吴静焘任宣传部长,暂时留在南(丰)广(昌)中心县委工作,建宁县委工作由红十五军军委宣传部代行。

    1933年1月,余泽鸿等到达建宁,中共建宁县委升格为建黎泰中心县委(又称建宁中心县委,辖建宁、泰宁、黎川三县),并在建宁成立建黎泰军分区(建宁军分区)和建黎泰独立师,余泽鸿任中心县委书记,同时兼任军分区政委和独立师政委,吴静寿任中心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妇委书记。1933年5月,中央苏区闽赣省成立,余泽鸿又被任命为闽赣省革命委员会委员。

    建宁中心县委成立后的数月间,在余泽鸿和建宁中心县委的领导下,建宁地区各项工作得到很大发展,多次受到《红色中华》登报表扬。大力发展党的组织,全县建立72个农村党支部,2月份发展党员289名;5月开展“红五月征收党员”运动,桐源桥乡一天吸收党员76名,城市区一天吸收22名,安寅区9天发展党员151名,安寅区有一个支部党员数达120人。全县基本完成土地分配工作,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分得了土地,掀起了春耕高潮,为当年农业生产获得好收成、粮食增产二成打下了基础。动员组织苏区人民广泛开展节储粮食借谷给红军、制作草鞋等慰劳品慰劳红军、购买公债运动,支援革命和建设。第四次反“围剿”期间,组织4000余人运输队、担架队随军出征,帮助红军运送物资和伤病员,支援主力红军作战。动员青壮年参加红军,安寅区上龚乡15天扩大红军38名,上龚乡女干部丁美贞10天动员36名青年参加红军。扩大地方武装,组建了建黎泰独立师、建宁模范少先师和建宁独立团、黎川独立团、建泰独立团等地方武装,积极主动出击进犯苏区之敌,肃清境内反动武装,配合主力红军作战,为保卫和发展中央苏区作出了贡献。第四次反“围剿”期间,敌第五十六师田玉璠团和反动保卫团趁红军撤离泰宁北上作战之机,占领泰宁县城和大源、朱口、新桥等区乡,中心县委为加强泰宁县工作,调中心县委组织部长邱光珍到泰宁兼任泰宁县委书记,并将建宁的溪口区划归为泰宁管辖,为泰宁县委、县苏坚持斗争和收复泰宁县提供条件。

    正当建黎泰工作在中共建宁中心县委的领导下不断发展的时候,刚刚迁入中央苏区的中共临时中央,为全面推行王明“左”倾路线,在中央苏区发动了一场反对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主张、排斥迫害坚持毛泽东正确思想的干部的所谓的反“罗明路线”斗争。1933年4月,在“江西党的三个月工作总结会议”上,苏区中央局点名指责中共建宁中心县委有严重的“罗明路线”错误。余泽鸿和建宁中心县委坚定地站在毛泽东同志一边,坚决拥护和执行毛泽东的革命路线,反对和抵制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拒绝在建宁地区贯彻关于反“罗明路线”的指示。5月初,刚刚成立的闽赣省委,按照苏区中央局的布置,立即在建黎泰苏区开展反“罗明路线”斗争。5月17-19日,中共闽赣省委书记顾作霖在建宁县城主持召开建宁中心县委扩大会议,集中揭发以余泽鸿为代表的建宁中心县委的“罗明路线”错误,认为建宁中心县委成立后,“一月中到三月中,在余泽鸿同志的领导下,执行了机会主义的罗明路线”;三月后,县委“还没有了解罗明路线的根源和实质”,“不能坚决反对罗明路线,开展反罗明的路线斗争”,“罗明路线在建黎泰局部的”“露骨的继续执行着”。会议把中心县委扩大地方武装独立师、游击队,加强地方防御,不同意把地方武装全部集中前线和参加红军,说成是在军事上执行分兵把口单纯防御的逃跑退却路线、反对“进攻路线”、反对扩大红军、抵制地方武装上前线;把注意质量发展党团,说成是“停滞”;把土地改革中先分谷子财产后分田的“策略化”和不执行“地主无权分得任何土地,富农分较坏的土地”的“左”倾政策而执行“原耕不动”、抽多补少、抽肥补瘦、按人口分配田地的政策,说成是“右倾机会主义”;把红军主力撤离泰宁后泰宁县城因防御力量不足被敌人侵占,泰宁县委、县苏为保存力量退守大田,说成是退却逃跑,并归罪于中心县委实行“罗明路线”。会议指斥余泽鸿在江西省委工作总结会议后,“站在派别观念上,企图以派别斗争来抵抗和阻止反罗明路线的斗争,来向党反攻”;认为余泽鸿的罗明路线机会主义错误是有他的“历史根源的”,“派别观念的没有肃清,他在中央工作时及进苏区后,进行反对中央局新的领导的派别斗争” 。 会后,闽赣省委撤销建宁中心县委,余泽鸿被撤销建宁中心县委书记等职,调任闽赣省委宣传部干事。  

    余泽鸿在受到错误的打压和排挤后,对党的事业仍一片忠诚,对革命仍充满信心和斗志。1933年9月,在建宁县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当选建宁县出席闽赣省苏维埃第一次工农兵代表会代表。11月,因第五次反“围剿”失利,闽赣省领导机关从黎川迁驻建宁。12月,余泽鸿出席在建宁召开的闽赣省苏维埃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当选为闽赣省出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代表。 1934年1月,出席在瑞金召开的全国“二苏”大会后又回建宁工作。

    1934年5月,建宁县城失守后,宁化、清流、归化、彭湃、泉上5县由福建省划归闽赣省管辖,成立彭湃城防司令部,余泽鸿调任彭湃城防司令部司令员。8月,调中央红军大学任教员。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余泽鸿编入干部团,任干部团政治科长兼上干队政委,参加长征。1935年2 月,中央和中央红军长征到达云南扎西,决定在川滇黔边开创新苏区和游击队。余泽鸿留在川南创建革命根据地,先后任中共川南特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部长、川南游击纵队宣传部长,川滇黔边区特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部长、边区游击纵队政治部主任,边区特委书记兼边区游击纵队政委。中央红军北上后,蒋介石坐镇重庆,调集云、贵、川军队对川滇黔边区和游击队进行“三省会剿”。1935年12 月15日,游击队在四川宜宾的江安县碗厂坡被敌军包围,余泽鸿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时年32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