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大田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屠城血证》主人公原型
  • ——大田县“上海照相馆”罗瑾
  • 2015-01-20 来源:大田县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郑晓婷
  • 罗瑾,纪实电影《屠城血证》中冒死保存16幅南京大屠杀血证照片的主人公原型,曾在福建省大田县经营“上海照相馆”。闽中大田悄然呵护着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

    日军暴行

    1935年,年仅13岁的罗瑾因家境贫寒,中途辍学,在南京中山东路雨花巷口上海照相馆当学徒。1937年,罗瑾已基本掌握照相暗房冲洗技术及照相基础知识。虽然因失学而当学徒,命运陡然发生转变,但罗瑾对人生依然有着美好的向往和憧憬,期望通过工作攒钱,继续被中断的学业。然而,因为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悍然发动侵华战争,罗瑾的希望成了泡影。

    1937年12月13日,日军占领南京。时值寒冬,罗瑾居住在难民区(即所谓的“国际安全区”)宁海路32号三楼,亲眼目睹日军进城到处放火,拆卸门窗烤火取暖,因无消防队救火人员扑救,城东、城南浓烟四起,烈焰腾空。事后,罗瑾与外祖父回家取物,所见大街小巷断垣残壁,瓦砾遍地,余火未熄,余烟未尽,全市三分之一的房舍毁于一旦。

    日军进城后,大肆奸淫妇女,有的被奸后又将其杀戮。日军残酷野蛮、令人发指的暴行,甚至就发生在罗瑾的眼皮底下。罗瑾所住的宁海路32号,有一次闯进七、八个日军将一个高中女学生拖到二楼洗澡间轮奸;日军还大肆抢劫,不论私宅或商店里的财产,以及金银珠宝,所到之处,十室九空,甚至难民区内的粮食财物,亦无一幸免。

    日军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民众以及放下武器的军人,其手段之残酷更是骇人听闻,枪杀、劈刺、肢解、开膛、活埋,无所不用其极。虽然罗瑾当时只有十五岁,因其个子高大,其母怕他被日军抓走,曾托罗瑾干爹钱世鑫先生带到红十字会帮助收尸,虽然不到半天时间,从鼓楼开始,转弯到中山路、华侨路口不到三、五百米的距离,收到的尸体就达半卡车之多。罗瑾母亲的义子鲁甦(中共地下党员,原姓汤),当时在警察厅任稽查,因受枪伤不能进城,爬上幕府山,目睹日寇在草鞋峡江边集体屠杀我军民五万多人,抛尸江中,长江之水为之尽赤(鲁甦亲笔所书证词,现存于南京国立第二档案馆内)。

    收藏血证

    1938年1月,罗瑾在南京长江路华东照相馆做学徒期间,有个日本少尉军官前来华东照相馆,送来两个120樱花胶卷(日语,塞古拉菲姆)到店里冲洗。罗瑾发现冲洗出来的照片中,有日军在下关江边万人坑旁举刀杀害中国平民的画面;有两名日军杀人后持大砍刀的合影;有日军强奸中国妇女的场景……他震惊了,这些照片都是日军屠杀中国民众的罪证。罗瑾意识到这些照片作为日后指控日军暴行的重要性,遂冒着生命危险,悄悄多洗了30多张照片,收藏在暗房角落冲晒案板下面。当时因没有电灯只能利用日光,有些相片由于曝光过头看不出图像;再者因罗瑾年少,去掉一些强奸妇女的照片,最后只留存16张清晰的相片,用小本子贴好并精制了封面。为了表达心中的震惊和愤恨,他在这本照相册封面上画了一颗“滴着鲜血的心”,旁边是一把日本军刀,又在右上角写下一个“耻”字,把它小心翼翼地藏匿在房梁上。

    一天,一名日本上尉军官带着一位中国翻译前来查问罗瑾是否私藏照片。虽然日军军官用战刀戮在罗瑾的胸口上,棉袄、夹袄被刺穿,罗瑾也没有说出藏匿相片的实情。当时,罗瑾心想自己即使被杀害了,他相信总有一天这本相册也会被其他人发现而保存下来。日军走后,罗瑾急忙将相册转移到家中。1940年5月,罗瑾被迫前往汪伪政府交通通讯集训队,后冒着生命危险,把相册藏在毗卢寺厕所墙洞里并用泥浆糊上。几天后,突然发现血证相册不见了。为防止意外,罗瑾从此逃离南京,隐居福建省大田县。

    扎根大田

    上世纪八十年代,大田人大多知道,街上有一家“上海照相馆”,这也是许多大田人拍照首选的地方。罗瑾经营的“上海照相馆”,早期位于旧电影院对面,后搬到凤山西路教育局楼下,最后又搬至电力公司边上,两个店面打通合一,招牌却始终不变。在大田人的印象中,罗瑾个子高大,精神矍铄,常常骑着一辆摩托,身穿格子衬衫,操着一口吴侬软语的普通话。对罗瑾的身世,大家只知道,他不过是一个照相师傅,却并不知道,他是“日本侵华和南京大屠杀”血证相册的主人。

    1990年夏天,罗老旧友的儿子前来大田探望,说起《文汇报》刊登的一篇文章,说当年有一位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保存了许多日寇残杀无辜同胞的照片,后来成了审判日本战犯的重要证据,现照片陈列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这让罗瑾回想起尘封50多年的往事。

    真相大白

    1993年9月,罗瑾从大田回到南京,偶然在江东门“日军侵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发现有几幅是他当年收藏的日寇屠杀中国人的照片。经过馆内朱馆长介绍,罗瑾方才得知,这本相册最后被他的同学吴旋取走,把它藏匿在大佛底座下,后辗转多处收藏并一直保存到抗战胜利,交给了临时参议会。在南京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时,作为“京字第一号”证据提交法庭,发挥了重要作用。该相册现存于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此后,罗瑾先后多次应邀回南京确认密藏屠杀照片的遗址。罗瑾壮举渐渐浮出水面。罗瑾自从离开南京后,因迫于生活和生命安全考虑,对期间经历,讳莫如深,辗转各地,从未对人说起。1993年,罗老才开始把这段尘封的历史向后人讲述。罗老是个热心人,如果学校教育需要,他从不推辞,甚至远赴福州一中讲课。电视台采访取镜,罗老亦不厌其烦,顶着烈日协助拍摄。罗瑾先生的壮举最后被改编成文学剧本,并拍成电影《屠城血证》,后又被拍成电视纪实片《历史的见证》。

    2002年,因儿子去世,罗瑾离开大田,晚年叶落归根,回到上海。 2005年2月5日,罗瑾病逝于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享年82岁。不久,罗瑾的骨灰被护送到南京普觉寺公墓,与亡妻张凤合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