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专题 >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 正文
  • 改革者自述
  • —— 我们最早自发搞集体林权制度改革
  • 2018-07-13 来源:《三明党史》 作者:邓文山 口述 童长福 整理
  • 一提起“中国林改第一村”永安市洪田村,我想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这个绿色小山村,之所以能一跃成为林业经济发展最快、活力最强并跑于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小岗村”,是因为我们村敢为人先,在上个世纪末就迈出了“分山到户”和均山、均权、均利的实质性步伐,启动了以“明晰所有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确保收益权”为主要内容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实现了“山有其主、主有其权、权有其责、责有其利”的目标。身为村支部书记的我,也因为替村民做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2003年被评为福建省劳模,2011年被评为福建省优秀共产党员,2013年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并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提交了修改和完善《森林法》以促进林业发展的议案。2017年被评为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先进个人。

       回想起后来被喻为“第二次土地革命”的这场林业大变革,总有那么几件事让我难以忘怀。

    中国林改小岗村——洪田

    开启艰难的林改破冰之旅

       我出生于1955年,所在的村子不大,人口不多,但是,全村共有3个小自然村,7个村民小组,拥有商品林面积12812亩,生态公益林面积6096亩,森林覆盖率达到84.1%,是一个林木资源非常丰富的小山村。

       上世纪80年代之前,我们村民基本靠下地种粮为生,过的是穷得叮当响的日子,家家住在山脚下,人人出门就爬坡,吃的是五谷粗粮,住的是土墙木屋。那时,林木不值钱,村民没有植树造林的积极性,谁都不愿意去经营山林。村民都担心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村里当初包到山林的村民,都害怕政策会变,一拿到林木,也不知道维护就“杀鸡取卵”,一年到头累死累活却挣不到几个钱,卖100元木竹得向国家和集体交50多元税费,除去抚育成本和砍运工资,就所剩无几了。林业部门赶着我们去种树、管着我们去砍树、盯着我们去卖树、催着我们去交费,我们砍下一根竹子,才得到一双筷子。

       孩子读书要用钱,家庭开支要用钱。那时,村里信息闭塞,家家户户除了那几亩农田外,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想打工都没地方去。怎么办?于是,一些村民便打起了上山“偷木头”的主意,干起了非法买卖林木的勾当。

       我们村座落于文川河畔,地处洪田镇人民政府所在地。国道205线贯穿而过,是闽中西交通穿行的重要地段,交通便利。正因为村邻国道、交通便利、林木资源又多,才有了后来的林改“故事”。

       我记得,那时村里的集体林没有具体人看管,就像家里的大门一样,一直都是对外“敞开”着,谁都可以到山上“转转”。自觉的村民,如果家里需要的话,进山砍一根两根是常事,不自觉的村民,那就一车一车地砍了偷偷卖。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尤其是1994—1997年期间,村里的乱砍滥伐歪风盛行,村民胆大的白天砍,胆小的晚上砍,甚至雇请民工成立专业队上山,而且还用上了现代通信工具“呼机”,放风人员发现有情况就打传呼“444”,没有情况就打传呼“666”,手段高明,无奇不有,乱砍滥伐之风根本没法控制。“要致富上山去砍树”已成为当时村风民风。村民不管,干部怕管,先是村两委在管,后来只有身为书记的我和村主任两个人管。遇上森林火灾发生的时候,老百姓扑救的积极性更是不高,甚至出现了“村主干打火、老百姓观火、乡镇干部发火”的现象。

       眼看着一座座山头被砍光,面对村民又“靠山不能吃山”的现实,我和其他村干部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因为担心村里的林子被砍光,我们村干部思考再三,认为只有改革才有出路,村里的百姓也盼着干部早下决心,早点改革。 

       从1950年至1983年,我们村的林改经历了从土地革命到“三定”工作结束的过程,到1984年,我们按照“分股不分山、分利不分林,折股联营、经营承包”的办法,开展林业股份合作制改革,建立了林业合作社,落实林业生产责任制。1984年实行用材林毛竹承包责任制,1998年我们村成为林改试点村,出台了林改试点方案;90年代推行竹政改革。

       但是,由于山林产权不明晰,山林虽折股份给个人,林农对山林既无直接的收益权也没有处置权;在收益分配中出现“三多三少”的现象,林农利益严重扭曲,村民偷盗林木行为猖獗。1998年林改发起人之一、时任洪田村村主任赖兰亭喊出了“林业不改真的不行了!” 

       从1998年5月开始,我们村内部就开始讨论分山到户的问题,我与村两委干部因势利导,探索讨论村里林改方案,思考如何把集体林的“责、权、利”落实到户到人。历经几上几下20余次的大小会议讨论,1998年9月28日晚上,我在村两委会上,态度很坚决地说:“今晚不讨论出个名堂,谁也别回家!”

       那天,经现场统计,80%以上的人赞成分山,从而形成了村里“分山到户”的初步决议。在没有现成的林业政策和法规允许,也没有任何经验可供借鉴情况下,我们村两委摸清家底、统一思想,正式悄悄启动了林改工作,得到了市、镇和林业主管部门领导的默许、支持。随后,我们反复召开村两委会、村民小组长会和村民代表会、村民大会等,研究讨论分山到户的改革方案,将通过评估的所有山林按人口均分,在产权均分到人的基础上,村委会和村林业合作社与16个经营组分别签订了经营合同,以合同形式明确双方的责、权、利。同时,通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修订了村规民约和林业合作社章程等,为实现适度规模经营、加强护林力量、提高经济效益奠定了基础。1998年11月,全村已率先完成商品用材林“分山到户”工作,同时把生态公益林管护责任以捆绑形式落实到户。在全省、全市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开始前,我们村已经率先迈出了“分山到户”的实质性步伐,第一个真正实现了“山有其主”和“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的林改局面。成功地解决了历史遗留的山林承包问题、个人与集体等各种矛盾问题,形成了相对比较完善的村级林改制度。

    林改“挖”出来第一桶金

       林改实施后,村民拿到了《林权证》,这是一件非常激动人心的事情。我一家5口人,以前每年林业收入不到1万元,现在分山到户后,年林业纯收入不会低于10万元,林改规范税费政策和放活经营后,流转山林的政策性实惠真正落实到了林农身上。

       记得20年前,我从村里承包了一片200多亩没有“落户”的山场,那些年,四至界线扯不清,附近的一些农户三天两头就来到山里闹意见。林改后,我领到了《林权证》,权属清晰了,吵闹声没有了,我安心经营、大胆投入,陆续在山上种上了杉木、桉树等树种,2008年仅交易了不到100亩,桉树就净赚了10多万元。

       随后,我又把另外一片林子拿到要素市场进行交易流转,一亩卖价7000多元,100多亩就是70多万元。这是林改后,我从山上“掏”到的第一桶金。

       从1998年开始,我就带头进行荒山造林,先是将村里的2片山场近250亩的荒山,投标承包下来,种上了杉木;紧接着,2001年又合伙到附近马洪村投标了近200亩的荒山,也造成了杉木林子;2003年还将我自己110亩的柑桔果园进行了50亩低产改造,种上了桉树。从2001年到2004年间,我先后进行了800多亩的荒山造林,合伙买下了1500多亩的山场实施林木经营。有了这些山场,我再通过林权证抵押贷款获取资金支持,从真正意义上讲,我就是获得了一定的资本积累,然后,发展林产品深加工,推广“公司+农户+基地”的经营模式。2004年,全市开展林权证抵押贷款试点工作,我以15.8万元竞得了附近村的一块村属杉木林,然后又用这块林地抵押,向信用社贷款20万元,种上了360亩桉树。有了交易市场的服务,流转山场林木和买卖市场青菜一样方便,几年下来,我贷了还,还了贷,再也用不着砍山上的木头来套现。

       林改所带来的经济实惠,不仅激发了我的造林、护林热情,而且还带动了全村林农“把山当田耕,把树当菜种”的积极性。如今,林农就连砍伐竹木都有了新的讲究,砍的是劣竹劣木,培育的是经济效益高的木竹,以前那些整天围着麻将桌转的村民,现在也上山造林、护林去了。

       山林分到了千家万户,原来的“公家林”变成了“自家林”,林业的生产方式和组织形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在村民自愿的基础上,我还组建了文山农民林业专业合作社,经营总面积达2900多亩,带动了农户26户,不仅有效解决了农户天天围着承包山转的问题,降低了林场的经营成本,促进了规模经营,而且有效地破解了分散经营带来的种苗、技术、营销、管护等新问题。

    发展建设积极性空前高涨

       近年,为调动村民的生产积极性,大力发展林竹、果蔬产业,作为村党支部书记的我在积极拓宽林权抵押贷款渠道的同时,把办好企业作为强村富民的关键来抓,按照入股自愿、股份平等、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原则,吸纳村民资金和外来客商资金,做大做强村办企业,组织村民参加各级各部门开办的各类技术和岗位培训。由于森林资源总量的不断增加,促进了林竹加工企业发展,目前,落户在我们村的林竹加工企业就有10多家,解决了全村富余劳动力150多人,同时带动了第三产业发展,全村仅劳务收入就达200多万元,真正让山活起来,林动起来,人富起来。

       通过大力发展特色经济,我们村农民收入增加明显,村集体实力实现壮大,村财收入也从1998年的7.3万元不断攀升,最旺盛的2012年,全村实现两个突破,即村财收入突破百万,达102.4万元,是林改前的近7倍;农民人均纯收入突破万元,达到11045元,是林改前的近4倍。

       近五年来,村民发展建设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我们村共投入了近千万元,已实现了自来水、闭路电视、电话宽带、村组水泥路等四个网络全覆盖;带领富裕起来的农民,建设高标准、高规格的新农村,全村规划建设了大坂、新市场、江滨、对面河、六月坂、三面山等6个新村点,其中大坂新村为“省级农村住宅示范小区”,全村建成新房212户,占农户总数的90%。

    结合“三清六改”、“家园清洁”行动和美丽乡村建设活动,这几年,我与村干部带领村民大力推广“上有太阳能、下有沼气池”的生态能源新模式,全村已建沼气池138口,占农户总数58.7%,安装太阳能98户,占农户总数42.7%;150户旧宅已完成屋面改造、立面更新。此外,我村还以洪田镇创建绿色集镇为契机,积极实施绿化、美化、亮化工程,目前已在村部、村民房前屋后等多处移植草皮,种植香樟、罗汉松、桂花等珍稀树种1500株,安装太阳能路灯70盏,实现了辖区三个自然村道全面亮化。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